您好!歡迎閱覽崔自默文化網 [登錄][注冊] 忘記密碼? 首頁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關于崔自默|文化新聞|視頻|影像|藝評|篆刻|書法|國畫|現代水墨
油畫|版畫|雕塑|裝置|粘貼|散文|隨筆|詩歌|專著
出版物|藝術市場|藝術產品|畫廊|博客|證書査詢|國際交流|English|留 言
會員登錄
用戶名: 密碼: 注冊   忘記密碼?
崔自默文化網 --- 國內個人最大的文化類門戶型網站
您的位置: 自默文化網 > 詩歌 > 正文 站內搜索:
《佛說八大人覺經》梳解
http://www.qpvlrv.tw  2010年10月7日 11:23  文章來源:自默文化網  點擊:8770次

 

《佛說八大人覺經》梳解


文/祝語居士

[原文]
《佛說八大人覺經》/后漢安息國沙門安世高譯

為佛弟子,常于晝夜,至心誦念,八大人覺:
第一覺悟:世間無常,國土危脆;四大苦空,五陰無我;生滅變異,虛偽無主;心是惡源,形為罪藪;如是觀察,漸離生死。
第二覺知:多欲為苦。生死疲勞,從貪欲起;少欲無為,身心自在。
  第三覺知:心無厭足,惟得多求,增長罪惡;菩薩不爾,常念知足,安貧守道,惟慧是業。
  第四覺知:懈怠墮落。常行精進,破煩惱惡。摧伏四魔,出陰界獄。
  第五覺悟:愚癡生死。菩薩常念,廣學多聞,增長智慧,成就辯才,教化一切,悉以大樂。
  第六覺知:貧苦多怨,橫結惡緣。菩薩布施,等念怨親;不念舊惡,不憎惡人。
  第七覺悟:五欲過患。雖為俗人,不染世樂;常念三衣,瓦缽法器;志愿出家,守道清白。梵行高遠,慈悲一切。
  第八覺知:生死熾然,苦惱無量。發大乘心,普濟一切。愿代眾生,受無量苦;令諸眾生,畢竟大樂。
  如此八事,乃是諸佛菩薩大人之所覺悟。精進行道,慈悲修慧,乘法身船,至涅槃岸;復還生死,度脫眾生。以前八事,開導一切,令諸眾生,覺生死苦,舍離五欲,修心圣道。若佛弟子,誦此八事,于念念中,滅無量罪;進趣菩提,速登正覺;永斷生死,常住快樂。
           
[釋義]
(1)佛說本經,有其因緣。佛陀住在祇園精舍時,一天在法會上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問佛陀道:“佛陀。在六和敬的僧團中,忘記自私,忘記小我,這是我們應該做到的;對眾生要絕對慈悲,絕對仁愛,這也是我們知道的。但是,在家學道的信徒很多,出家而接近社會做弘法利生的弟子也很多,關于他們如何求得覺悟,進入涅槃,懇求佛陀開示。”佛陀歡喜答道:“阿那律,你所說的很實在,你所問的是學做菩薩(大人)的問題,現在我為你說八大人覺,可以晝夜至心誦念。”這就是佛陀講說本經的因緣。
一切佛經經題均有“佛說”二字,即一切佛經均為本師釋迦牟尼佛所說,此經當然也不例外。一般佛學經典都有“如是我聞”,惟本經沒有,因為本經不是佛陀一次所說,而是一些片斷,所以經前序分沒有“如是我聞”,經后流通分也沒有“信受奉行”。
佛教要具體分為入世的與出世的,才具體而微。經云:“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覺;離世求菩提,猶如覓兔角。”太虛大師說:“仰止唯佛陀,完成在人格;人成即佛成,是名真現實。”在佛教里,人生佛教與在家佛教,有其重要地位。
很多大德都認為本經是最適合在家信眾受持的經典,所謂“人生佛教”、“在家佛教”,究竟如何實際建立?一定要提出圣言量以作依據,本經即是一本寶典,雖然經文只有短短數百字,但其價值卻非同尋常。
(2)“大人”一詞不是日常“小人”“大人”之意,也不是官位,而是指進入佛門發心學道者、廣度眾生大事業者,意即“菩薩”。“菩薩”,是菩提薩埵簡稱,譯為“覺有情”,或“大道心眾生”。菩薩之所以和人聯系在一起,是象征真實的人生,無限的熱情、無量的悲愿,能自利利他的活菩薩。世上只要多一個人發“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”的菩提心,就多一個活菩薩。菩薩也分為很多階位,有十信、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覺、妙覺等五十二階位。
(3)“覺”,是佛學佛教的心要。佛教,就是使眾生覺悟之教之學。覺的反面是迷。“經”,“徑”也,是了脫生死,求得自在安樂的道路。
(4)“后漢”指光武中興的后漢;“安息國”即現在的波斯。“沙門”通指學道之人,又言“勤息”,意即“勤修戒定慧,息滅貪瞋癡”之意。“安世高”是彼時翻譯本經的譯者,亦名安清,本為安息國王子,繼位以后,終日勞煩,極不自由,同時感到富貴榮華之不實,于是讓王位給他叔叔后,披著袈裟出家而去。法師生有語言天才,通曉三十余國的語言,尤精漢文,博覽群經,而且能聽懂鳥獸之語,一生神異事跡甚多。在漢桓帝時,他從安息國來到洛陽,翻譯經典有一百余部,流傳至今的大概只有三十多部。法師所譯經論義理明晰,文字允正,不華不野,被譽為諸師之冠,可見他在翻譯史上的地位。
(5)“為佛弟子,常于晝夜,至心誦念,八大人覺”是序文宣講,作為講經的開場緣起。東晉時道安法師把每部佛經都分作三分,所謂:序分、正宗分、流通分,正如頭、如身、如腳,這種分判被贊為“彌天高判,今古同遵”,可見其高明。在佛教寺院中,大都以《楞嚴咒》、《彌陀經》作為早晚必修功課,照本經序分來看,要推行人生佛教,改變素質,以《八大人覺經》作早晚課誦,也確實妥當。不分男女老幼,不論貧富貴賤,不管出家在家,只要發心皈依三寶,依教而行,皆名“佛弟子”。佛弟子有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沙彌、沙彌尼、式叉摩那等七眾弟子,這七眾弟子都應至心誦念《八大人覺經》,尤其在家弟子優婆塞、優婆夷更合適。
(6)“第一覺悟”是佛教的世界觀和世間觀。“世間無常,國土危脆”說“無常觀”;“四大苦空”說“苦空觀”;“五陰無我”說“無我觀”;“心是惡源,形為罪藪”說“不凈觀”。“世間”在佛教里是宇宙和人生的統名,宇宙國土叫“器世間”,有生死存亡的色身叫“有情世間”。“無常”揭示出世間的所謂真實一切,都如夢幻泡影,鏡里花、水中月。不安曰“危”,不實曰“脆”,人力怎與大自然天力相比?
“四大苦空”是佛教對世界本質上的理解。“四大”即四大元素地、水、火、風,各自性有不同,來組成世間萬物,聚生散亡。人因為肉身的存在,才會有所謂的“苦”。認識了“苦”,才會尋求解脫,追求快樂。苦,是學道的增上緣。煩惱為菩提。人生之苦,是入道的方便法門。
“五陰”是“五蘊”,也“我”的代名詞。“五陰”即指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。“我”是物質和精神的和合體。物質是“色”,是變礙的意思。精神即受、想、行、識:受是接受;想是取象;行是造作;識是了解。“五陰無我”,就是我身不過也是假因緣暫時的和合,不會常住,所以我要“無我”。“我”是個概念,究竟本題是什么?為什么說“五陰無我”?因為“生滅變異,虛偽無主”。變遷變異,偽而不真,不能自由,不能自在。
“心是惡源,形為罪藪”,因為有自私之心,有我、執著、妄想,“我”被放大,沒有了是非,世界難以安寧。《華嚴經》云“心如工畫師,能畫種種物”,又云“應觀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”。“心是惡源”,境由心造,心外無物。善惡之行,全在心智的一念之間。身死了,心也就滅了,所以說“如是觀察,漸離生死”。
(7)“第二覺知”:《八大人覺經》的第一覺悟是佛教的世界觀,第二覺悟到第七覺悟則是說佛教的人生觀。佛教所包含的道理很廣泛,時間包括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際;空間包括此世界、他世界、十方無量世界;有情包括佛、菩薩、天、人等的十法界眾生,但還是以人生問題為主。人生問題會包括很多物質和精神的欲望,但最大的問題還是生死問題。無窮的勞苦,大都是由貪欲引起。財、名、色等等,都是痛苦的淵源。欲雖然也包括求知欲,但實際上,包括所謂的科技發展、文明進步,究竟是無盡頭的。假如能做到“少欲”,即知足,苦就少了,身心也就自然自在了。
蘇東坡說:“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?”值得思考。“人到無求品自高”,大概只有死到臨頭才明白。既然如此,是堅決苦修還是及時行樂呢?佛陀成道后,覺悟出修道者要知行辨證,要遠離苦行(禁欲)與樂行(縱欲)這二極端,遵行中道,這則與中國的中庸之道不謀而合。
(8)“第三覺知”指出多欲為罪惡的根本,乃是教育人要常念知足,安貧守道,這本即是智慧。
有一首《不知足歌》,很貼切:“終日忙忙只為饑,才得飽來又思衣;衣食兩般皆俱足,房中又少美貌妻;娶得嬌妻并美妾,出入無轎少馬騎;騾馬成群轎已備,田地不廣用支虛;買得良田千萬頃,又無官職被人欺;七品五品皆嫌小,四品三品仍嫌低;一品當朝為宰相,又想君王做一時;心滿意足為天子,更望萬世無死期;總總妄想無止息,一棺長蓋抱恨歸。”“大廈千間,夜眠幾尺?積資巨萬,日食幾何?” 人心沒有厭足,還會做出種種非法的經營與勾當來,被辱被誅。想著占有,卻被占有,豈不悲哀。
(9)“第四覺知”指出精進為降魔的根本。世間事業必須有大雄、大力、大無畏的精神才可完成。人都容易“懈怠”,尤其是無人管理的時候,所以儒家講慎獨。“懈怠”也不是“知足”的表現,而是一種消極。所謂“精進”,是日日新,旨意是善心令增長、惡念令速斷,時刻提醒自己,以免墮魔界。觀世音菩薩“三十二應遍塵剎,百千萬劫化閻浮;千處祈求千處應,苦海常作度人舟”,地藏王菩薩“地獄未空,誓不成佛;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”,這都需要勤行精進。
純而不雜曰精,前而不退曰進,精進的目的是要“破煩惱惡,摧伏四魔,出陰界獄”。
佛經里說,“精進”有十種利益:為他力折伏;獲得諸佛攝受;人天等眾敬仰;聽聞正法不忘;未知者能求知;增長無礙辯才;得進住于禪定;少病少惱少患;飲食容易消化;如優曇花開放。
佛法所謂的八萬四千法門,無非是為了對治八萬四千煩惱。把很多煩惱歸納起來,就是貪、瞋、癡、慢、疑、惡見的六種根本煩惱。以不凈觀對治貪欲,以慈悲對治瞋恚,以智慧對治愚癡,以無我對治驕慢,以正信對治疑惑,以正見對治惡見。除了這六種根本煩惱以外,還有二十種隨煩惱。“根本煩惱”,如同樹根一樣,是一切煩惱的根本。二十種隨煩惱中,又分小隨煩惱十種,中隨煩惱兩種,大隨煩惱八種。“十種小隨煩惱”就是:忿怒、仇恨、結怨、虛誑、奸詐、諂曲、傲慢、迫害、嫉妒、自私。“中隨煩惱兩種”就是:無慚、無愧。“大隨煩惱八種”就是:不信、懈怠、放逸、惛沉、掉舉、失念、不正知、散亂。煩惱破了,還要降魔。“魔”,即斷失眾生慧命之因,那些障礙、擾亂、破壞、誘惑乃至奪命的原因都叫“魔”。
(10)“第五覺悟”講智慧為化愚的根本。讀書以明理,通達世間的科學、哲學、文學等學問,目的都是對宇宙人生有所認知。世間的知識是“有漏學”,佛法是“無漏學”。世間的知識利害參半,比如科學,也是一方面造福人類,一方面危害人類。佛學是平等法,是追求絕對的有益而無害。佛學知識是般若智慧,了卻愚癡無明。人因為覺得自己有智慧,“我執”或“法執”,淪落于所謂的“身見”、“邊見”、“邪見”、“戒禁取見”等“見取見”,痛苦不堪。
“佛法如大海,唯信能入”,有了信心,便聞所成慧、思所成慧、修所成慧,便知行合一,定心相應、行解相應。“法門無量誓愿學”,乃可廣學多聞,增長智慧,目的不光是自己解脫,而是成就辯才,教化眾生。
辯才又分四種:法無礙辯才、義無礙辯才、辭無礙辯才、樂說無礙辯才。教化眾生的目的,是給一切眾生大的安樂、實惠。所謂“悉以大樂”,乃是指能令眾生遠離愚癡生死,出三界苦,證究竟大樂。《高僧傳•唱道篇•論》曰:“夫唱導所貴,其事四焉:謂聲、辯、才、博。非聲則無以警眾,非辯則無以適時,非才則言無可采,非博則語無依據。”
“辯才”不是辯論,不是世智辯聰,用以巧辯折伏對方,而是從聞思修智慧中所陶冶出來的無礙智慧。有時候話講多了,非但無益,反而生厭。《維摩經》載,維摩居士示現疾病,很多菩薩和羅漢都來探病,他們在病榻前討論起不二法門的問題。什么是“不二法門”?三十一位菩薩對不二法門都表示過意見以后,維摩就問文殊菩薩道:“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?”文殊菩薩回答道:“如我意者,于一切法,無言、無說、無示、無識、離諸問答,是為入不二法門。”文殊菩薩回答后,再反問維摩居士道:“我等各自說已,仁者當說,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?”時維摩詰默然無言。以無言而言,這是多么無礙的辯才!于是文殊菩薩贊嘆道:“善哉!善哉!乃至無有文字語言,是真入不二法門。”《大般若經》載,善說空義的尊者須菩提山林宴坐,天空散花朵朵,須菩提問:“何人散花?”答:“尊者!我是天帝釋,因你善說般若空理,我特來散花供養。”又問:“我默然宴坐,本無有說。”又答:“你既無說,我亦無聞。”又問“那你為什么要散花呢?”又答:“無聞無說,是名真說真聞。”可見,無言而言,這才是真正的辯才!
(11)“第六覺知”講布施是度人的根本。佛教對世間貧富有獨到的看法,即貧和富自有定數,有其因緣、因果,也不是永恒不變的。《佛遺教經》說:“多欲之人,多求利故,苦惱亦多。少欲之人,無求無欲,則無此患。”“不知足者,雖富而貧。知足之人,雖貧而富。”可見,知足之人就是第一等富人。《薩遮尼犍子經》說:“貪人多積聚,得不生厭足。無明顛倒心,常念侵損他。現在多怨憎,舍身墮惡道。是故有智者,應當念知足。”知足,本身就是一種智慧。《大莊嚴經論》有述,有一位在家修行的優婆塞(居士),生活困窘,被人譏為最貧窮的人,但他卻堅守知足德行,隨遇而安,知足常樂,他常口誦一首偈語:“無病第一利;知足第一富;善友第一親;涅槃第一樂。”民間有俗諺說:“勿羨他人富,勿悲自己窮。知足心常樂,無求品自高。”說的都是同一個道理。
《論語》曰:“子貢曰:‘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,何如?’子曰:‘可也;未若貧而樂,富而好禮者也。’子貢曰:‘詩云: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其斯之謂與?’子曰:‘賜也,始可與言詩已矣,告諸往而知來者’”;“子曰:富與貴,是人之所欲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處也。貧與賤,是人之惡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惡者成名?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造次必于是,顛沛必于是”;“子曰:賢哉,回也!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,回也”;“子曰,飯疏食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不義而富且貴,于我如浮云”;“飯疏食,沒齒,無怨言”;“子曰,貧而無怨,難;富而無驕,易”;“子曰,不怨天,天尤人;下學而上達。知我者,其天乎”;“子曰:君子惠而不費;勞而不怨;欲而不貪;泰而不驕;威而不猛”;“君子謀道不謀食。耕也,餒在其中矣;學也,祿在其中矣。君子憂道不憂貧”;“聞有國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;蓋均無貧,和無寡,安無傾”。孔子論貧富,不但告訴人應該安貧樂道,還指出正確對待和處理的辨證方法。
老子《道德經》說:“知足者富”;“名與身孰親?身與貨孰多?得與亡孰病?甚愛必大費;多藏必厚亡。故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”;“禍莫大于不知足;咎莫大于欲得。故知足之足,常足矣”;“天之道,損有馀而補不足。人之道,則不然,損不足以奉有馀”;“和大怨,必有馀怨;報怨以德,安可以為善?”不知足,即便左右逢源,有德有福,早晚會有不慎之瞬間,招來怨恨禍患。自然天道,是有平衡力的,如潮起潮落,明白此理,就應該知足。得失相兼,福禍相依。有錢人心變壞,為富不仁,瞬間做惡,會變為貧窮。貧窮的人,心態平衡,安貧樂道,也等于富足。“安”貧不易,“安”是安心、放心,處之泰然,也因此而獲得身心安樂,平安是福。假如怨天尤人,有違仁義道德,也會造下種種惡業,結下種種惡緣。“多怨”者上怨天、下怨世間,內怨眷屬、外怨師友,如此會惡性循環。《詩經》說“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”,吉人自有天相,應該從自己身上找原因。沒有道德修養,先不說沒有福報,即便忽然暴富,也會徒生禍端。
諸佛菩薩有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,都是由于累生累劫修習布施而得來的。大乘行者修學六度萬行,布施是第一波羅蜜。菩提心、慈悲心,都從布施行動上培養而來。“善財難舍”,富人有錢有條件布施,窮人沒錢也可以布施,因為布施是多方面的,不一定是金錢物質,更可以是善心、善意、善言、善行。經里說布施有財布施、法布施、無畏布施:“財布施”是助以錢物食品;“法布施”是說以知識、教化他人;“無畏布施”則是維護正義法理,勸善懲惡。佛法里的布施還要做到“三輪體空”,即:沒有能布施的我、沒有受布施的人、沒有所布施的物。其意是說,行布施要不著意,做功德要不覺得有功德。“有心栽花花不活,無意插柳柳成蔭”,無心功德也許功德會更圓滿,終日牽掛或許徒勞無益。
布施給親愛之人容易,布施給所怨恨之人就太難了。菩薩布施“等念怨親”,是持平等法,只要需要,便平等布施。“不念舊惡,不憎惡人”,大概只有菩薩能做到。其實,這種“等念怨親”的觀念,是一種大善知識。修行之人,不能有隔宿之仇。“寧愿天下人負我,我決不負天下人。”人對不起我,卻原諒他,給他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。感化惡人,更是度眾生;反之,以惡制惡,惡性循環,變本加厲。孔子說“君子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惡;小人反是”,指出君子與小人的根本區別。小人借機害人,害人終又害己。進一步說,“以逆境為園林,以群魔為法侶”,把惡人看作大善知識、大因緣,心存慈悲、感激,就會生出非凡的大成就來。
(12)“第七覺悟”闡明持戒為節欲的根本。“五欲”,世間說是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佛法里講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為五欲。在第二覺悟里指出過“多欲為苦”,說明多欲為生死的根本,并提出對治多欲的方法是少欲無為。在這里,再次強調“五欲過患”,并提出以持戒梵行來對治“五欲”。佛教的“戒”學,是一大智慧。愚鈍之人以貪圖五欲為快樂,但覺悟者明白,五欲生過失,甚至生死禍患。在人間雖然不能完全否認“五欲”之樂,但迷惑陶醉,淪為奴隸。“財色名食睡,地獄五條根。”“名韁利索”,“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”,“出頭的椽子先爛”,“色是刮骨的鋼刀”,等等這些話語,都是揭露“五欲”之過之患。知道這些之后,“雖為俗人,不染世樂”,“染”是浸泡,是過度沉浸。身處凡俗世間,卻不為“五欲”所染,畢竟不易,這也就是第四覺知所講“懈怠墮落”并提倡“常行精進”的原因之一。
要制“五欲”,可以修道,有兩種生活方式:一是在家;一是出家。在家佛弟,要奉持“五戒”:不亂殺而仁慈;不亂取而重義;不邪淫而有禮;不亂說而誠信;不飲酒而智清。“人成即佛成”,人做好了,修道自然而然。
“三衣”、“瓦缽”、“法器”是出家僧眾的法物。“三衣”就是所謂袈裟,有僧伽黎(大衣)、郁多羅僧(七衣)、安陀會(五衣)等三種分別。“瓦缽”,即盛飯乞食之物,梵語缽多羅,漢語應量器,有禮、色、量三者相應之義。“法器”,幫助修道之用物,如法鼓、法螺、法燈、法幢,乃至魚、磬、鐘鼓、鐺鉿、鐃鈸等。出家之人思想要永不懈怠,“常念”、“不忘”,時時脫離五欲的束縛,“守道清白”,保持人性品格的純潔。唐太宗李世民說:“出家者乃大丈夫之事,非將相所能為。” 即便出家,也有四種不同:心身俱出家、心出家身在家、心不出家身出家、心身俱不出家。假如不能做一個純正的弘法利生的出家比丘,還不如做一個在家護法的居士。在家修道也一樣,像維摩詰長者、勝鬘夫人都是在家菩薩,就是文殊、普賢也是以在家菩薩的樣子教化眾生的,現出家比丘相的菩薩中惟有地藏菩薩。菩薩不是在家或不出家的分別,而是以發心修道來衡量品位。不管在家出家,都要“梵行高遠,慈悲一切”。“梵行”即清凈的修行。離過離欲,就是梵行。“慈悲”即給眾生快樂,拔其痛苦。
(13)“第八覺知”指出大乘心是普濟的法門。上面第一覺說明佛教的世界觀,從第二至第七覺說明佛教人生觀,最后這第八覺則是本經宗要,闡明大乘心乃是普濟一切的根基。佛教分大乘與小乘:大乘指菩薩,小乘指聲聞與緣覺。《法華經》中喻:“聲聞”只能自度不能度人,好比羊車不能載物;“緣覺”自度兼度親屬,好比鹿車能載少物;“菩薩”自度復能普渡眾生,好比大白牛車,能載種種貨物。大乘心里面包括菩提心、大悲心、方便心。太虛大師說:“菩提心為因,大悲心為本,方便心為究竟。”發大乘心者,一定要同時有菩提心、大悲心、方便心。
苦空、無常、無我、不凈,除五欲、戒多求,都是小乘出世的思想,而大乘普濟的大悲心。能正確認識世間事物,先改善自己的生活和身心狀態,然后,就要準備普渡眾生。“生死熾然,苦惱無量”,從小乘理論入門,對世間虛幻不實的名聞利養能看破、放下,便可隨緣、自在地“發大乘心,普濟一切”,開始大事業。《華嚴經》說:“但愿眾生得離苦,不為自己求安樂。”
“大乘心”包括菩提心、大悲心、方便心。菩提心就是愿心,有愿心才有成就。世間多一個人發菩提心,就多一粒大善種子。發菩提心,就是發四弘誓愿的心:“眾生無邊誓愿度,煩惱無盡誓愿斷,法門無量誓愿學,佛道無上誓愿成。”這就是大乘的菩提心。發大悲心,就是發下化眾生之心,即發無緣大慈、同體大悲之心,把別人的苦難當做自己的苦難。“愿代眾生,受無量苦”,就是大乘的大悲心。發方便心,就是發方便行四攝法之心。菩薩行四攝法包括: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。眾生根性不同,要有所解救必須廣行方便之法。佛陀觀機逗教,開八萬四千法門,無非是方便法門,最終目的是“令諸眾生,畢竟大樂”。“大乘心”畢竟難發,所以要求不畏難。《金剛經》說:“無我、無人、無眾生、無壽者。”能離此“四相”,有了人我無異的精神準備,才可能有所進展。
生死輪回之間,眾生被無常劫火熾烈燃燒,身心遭遇無量無邊的苦痛。生老病死之苦固然難免,心里還有貪瞋癡之苦,如何把這些苦降到最低限度,直至脫苦,是佛學的宗旨。——這與其說是宗教的學說,不如說是哲學的方法。人生是苦,那就要研究苦的根源,然后拔除其根源。所以可以說,發大乘心、度一切苦厄,是一種大善知識,具有普世的價值。自度而度他,自己覺悟、明理,然后從我做起,自我表率,帶動他人,社會和諧幸福。“弘法是家務,利生為事業”,這種人生態度,也不僅僅是佛學所提倡的,儒家也講“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”,這是更無私的高要求。
(14)此經最后一段,是為總結。經文由序分到正宗分再到流通分,逐層深化、拆解、分析。經中所講,已然包括了菩薩必修行門“六波羅蜜”,即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。六波羅蜜密不可分,精神貫通。智慧為一切諸佛母。“五度為足,智慧為目”。六波羅蜜中,布施、忍辱等是世間亦有的善行,布施也分不同目的;沒有智慧就不能照見三輪體空,只能算作世間有為的善行,而不能說是六波羅蜜中的布施波羅蜜。經里之所以強調,“精進行道,慈悲修慧”,是因為脫離智慧則一切佛法都成了世間法。有了智慧,再能精進、行道、慈悲,則可“乘法身船,至涅槃岸”了。“涅槃”不是死的意思,而是了脫煩惱、寂靜平和、功德圓滿、萬法莊嚴。涅槃和生死相對,生死是此岸,不生不死的涅槃是彼岸。涅槃是讓人向往的理想境界。涅槃境界也不是用以逃避現實的,菩薩能涅槃后,還要“復還生死,度脫眾生”。慈航法師遺偈說:“如有一人未度,切莫自己逃了。” 菩薩的究竟涅槃,是大乘。
“修心圣道”指“八圣道”,即: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“正定”即六波羅蜜中的禪定波羅蜜。至于“忍辱”,所謂“知足常樂,能忍自安”,可見知足與忍辱即是安樂法門,經文里所言“安貧守道”、“摧伏四魔”、“不憎惡人”、“不染世樂”、“受無量苦”,其實是間接地講忍辱和禪定。一般人都只注意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的享受,卻忘記了“心”享受,即“修心”。“萬般帶不去,唯有業隨身”,心是業源,也是因果不斷的關系鏈。《佛遺教經》說:“宜其端心,質直為本。”《維摩經》也說:“直心是道場。”直,就是真,通透,是善和美的基礎。一個人能把心凈化好了,便能聚精會神,心無旁騖,轉心識為智慧。如此貫徹堅持下去,便可以修養到平日的習慣,改變生活習性,繼而轉化整個命運。

 

 



總共1頁  1  
 上一篇: 信芳樓簡介
 下一篇: 《心經》梳解
  相關文章
·信芳樓簡介
·《佛說八大人覺經》梳解
·《心經》梳解
·《藥師琉璃光如來本愿功德經》之“藥師佛十二大愿”
· 《信芳樓詩賸》
·朱耷作品考釋與釋文
·繼往開來話科技
·關于文化產業化的幾點思考
·古今詩詞名句薈萃
·美術常識
·用數字冠名的文藝大家
·林散之書法集自序
·《流行書風檔案》(暫定名)
·資料卡片1
·分析評議階段的個人總結
  圖片推薦
紀念孤獨的文懷沙
崔自默作品點亮“
崔自默再次握手好
華人畫家崔自默作
崔自默礪志新書《
崔自默博士受聘為
 
  熱點專題
·莊子顯靈記
·“榮寶拍賣”近年范曾書畫賞析
·范曾研究舉隅(5)
·范曾研究舉隅(1)
·范曾研究舉隅(2)
·范曾研究舉隅(11)
·[組圖]洗澡的藝術(3)--西方的沐浴
·關于范曾先生書畫的鑒定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三章 ——疏而不失
·與范曾先生“合作”書畫
·范曾先生《奇文共欣賞——陳省身與楊振寧》..
·禪與八大
·科學和藝術,兩片水域
·《為道日損》第四章 ——道非常道 ..
·<章草>(上)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五章——一以貫之
·隨感筆錄(3)
·我筆記本里的范曾先生筆跡選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二章 ——道心惟微
·崔自默近作
欄目導航
詩歌
推薦文章
·崔自默畫話《二十四節氣》
·崔自默先生作品在北京瀚海2019春拍再創..
·《得意忘象·崔自默題畫像磚瓦拓片集》出版..
·《國際藝術大師·崔自默抽象作品選》出版
·《崔自默新彩作品集》出版發行
·北京市慈善協會舉辦“新時代慈善創新”主題..
·北京瀚海2018秋季拍賣會•..
·崔自默先生作品亮相“2018奧林匹克博覽..
·胸襟磊落 骨氣洞達——再讀西丁藝術
·畫意的《邪不壓正》
·正因模糊,轉成生動——序《得意忘象:崔自..
·崔自默繪制“五禽戲”體育彩票正式發行銷售
·張晴:其實并不難懂的崔自默
·崔自默作品在“北京2018瀚海春拍”再創..
·紀念孤獨的文懷沙先生
視覺焦點
范曾研究舉隅(5
范曾研究舉隅(1
范曾研究舉隅(2
范曾研究舉隅(1
[組圖]洗澡的藝
關于范曾先生書畫
 

崔自默文化網     版權所有 ICP備110186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15000931
助理韓健: 13521766440      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技術支持:北京網站制作
 
11选5组选和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