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歡迎閱覽崔自默文化網 [登錄][注冊] 忘記密碼? 首頁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關于崔自默|文化新聞|視頻|影像|藝評|篆刻|書法|國畫|現代水墨
油畫|版畫|雕塑|裝置|粘貼|散文|隨筆|詩歌|專著
出版物|藝術市場|藝術產品|畫廊|博客|證書査詢|國際交流|English|留 言
會員登錄
用戶名: 密碼: 注冊   忘記密碼?
崔自默文化網 --- 國內個人最大的文化類門戶型網站
您的位置: 自默文化網 > 對話 > 正文 站內搜索:
再談中國畫創新問題——兼及當代畫壇現象
http://www.qpvlrv.tw  2010年12月30日 11:33  文章來源:自默文化網  點擊:7469次

 

對話

再談中國畫創新問題——兼及當代畫壇現象

對話人:劉春華、崔自默

時間:2009年12月

劉春華:

作為非美術理論專業的批評人,我對中國畫的創新問題一直很感興趣。另外,我對你的老師范曾的繪畫也一直有看法,早就想通過本刊予以表達。今天再次與崔自默先生商榷中國畫的創新問題,以期得到一些答案,或者堅定我的意愿。如果有不妥之處,還望同行見諒。

我認為,范曾的人物畫早已形成了程式化制的模式,雖然他不同于徐悲鴻與蔣兆和的寫實(完美的中西結合)來強調西為中用,但自從范曾繼承了任伯年的人物畫的“精髓”之后就少有變化,無非是些老頭、童子、高士,他的仕女畫尤為糟糕;書法則永遠是一體不變,也少有幾幅花鳥魚蟲。特別是近年來,作品更是形制單一,匠氣十足。我知道,范曾的商業炒作是很成功的,但是學而不專,更有些東西經不起學術的推敲。談到他的繪畫,我覺得范曾沒有白伯驊的仕女畫之美感、生動,線條飽滿、清麗;也沒有馬振聲繪畫的老辣深邃;更沒有馮遠之遠、中、近以及現代人物畫的多樣面貌。他也比不上何家英仕女畫形象的呼之欲出;也不及黃土畫派劉文西等人物形象的純樸感人……所以,我想說范曾先生的作品已經越來越商業化、世俗化了。

齊白石大師不僅花鳥魚蟲生動傳神,山水畫如果用工再多一些,也一定會“天翻地覆”,名垂青史,這是“相由心生”是緣故。而范曾未跳出程式化是藩籬。所以,盡管他很好地繼承了任伯年、葉淺予、蔣兆和等前輩的技法,開創了寫意與寫實結合是先河,但幾十年下來墨守成規、抱殘守缺、不思進取,這是商業與學術結合出現的失衡導致的結果嗎?崔先生可以從這里開始談談吧。

 

崔自默

先說“程式化”問題。其實,不光是中國畫存在這個問題,其他的藝術也是一樣的。沒有“程式化”,就沒有藝術風格,就沒有“符號”。比如京劇,一個人的唱腔、動作,總會因為個性、習慣等等固定下來,形成風格。“固定”了,似乎就僵化了、不變了。這其實是一對矛盾:沒有“程式化”的東西,沒有不變的東西和符號,就沒有藝術風格;而另一方面,你只要不變化,維持住固有的風格,別人就會說你不變化、墨守成規。那么,怎樣來協調這對矛盾呢?怎樣在已有的風格和程式化的基礎上,不斷地創新、創作,同時相對保持自己的面目,讓人認可,非常難。難能,才可貴;這需要大本事、大能力。

《大學》里說:“茍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”這是常識,告訴我們需要不斷地洗心革面。我們從小到大,我還是我,但是,確實在不斷地變化著。真正的大師,應該不斷地自我革新,敢于打破自我的格局,重新塑造自己。可是遺憾的是,很多大師都做不到,包括齊白石、傅抱石、李可染等等,當代的畫家就更別說了。以往很多有成就的大師,其繪畫面目應該有更多的創新,可惜,他們都沒有做到。

這種現象,也許是中國畫的一大缺欠,或者說是我們傳統文化認識的一大誤區。文人畫、筆墨,等等說法,過多的強調了,期望于那種過虛的所謂老辣、境界、神韻,就失去了更多的鮮活的元素,好比“知足長樂”的說法,阻礙了前進的動力。

站在人類藝術史的高度上,站在世界美術史的高度上,中國很多所謂的藝術家其藝術含量很低,至于叫“大師”就更是荒唐了。簡單的模仿、復制,是匠人要做的事情,是用勞動來混飯吃的做法。很多工筆畫,就更沒有意思了,只要有精力,就可以無限制地復制,沒有意思。當然,市場有需求,是另外的問題,與藝術的本性很有距離。

 

劉春華有人說齊白石如果在山水畫上再花費一些精力應該更有成就。

 

崔自默:那只是設想,可惜他已經活到100歲了,卻也沒有更多的精力和時間了。假如齊白石活到150歲,又會畫什么?又會怎么畫呢?“假想實驗”是一種科學方法,我們可以這么假想、推理。人到很大歲數時,就會“人書俱老”,是生理功能的退化使然,是自然現象。人老了,心有馀而力不足,會出現質拙、天趣、童貞。老人和小孩說出來一句同樣的話,其內涵是不一樣的。如果沒有到“人書俱老”的狀態,年輕人故意做作、忸怩,就沒意思了。

假如因為市場需要,不愿意改變自己的風格,或者不敢改變自己的面貌,就可憐了,因為完全是為別人勞動了。還有就是,因為本事不大、視野不寬、能力有限,無法變化自己的風格,那就更遺憾了。

其實,藝術之路是很寬廣的。前人給我們留下了無限的空間,只要站得高了,自然能發現。有人說中國畫沒有前途,那是因為他的視野太窄。像一只螞蟻,遇到一塊石頭都好比是一座難以翻越的山;對于一個大恐龍而言,一座高樓都沒有放在眼里。佛學講到三種般若智慧,即三種境界:初級階段叫“文字般若”;中級階段叫“觀照般若”;高級階段叫“實相般若”。文字智慧使我們能夠獲得語言形式上的彼此交流,這種交流因為不同的國家、地區和民族會產生差異;但是不管你用什么語言形式,發出什么聲音,我們只需要理解其背后的根本內容。鳥有鳥的語言,我們讀不懂。除了聲音語言,還有身體語言,以及看不到聽不到的語言,就更復雜了。形式需要擺脫之后,才能抵達內容。

在“文字般若”這個初級階段,就已經讓很多人一輩子都讀不懂了。誰能聽懂所有國家的語言呢?我們連中國話都聽不太懂,因為中國有那么多民族方言,臨村隔壁的語言都很不一樣。語言學家研究的問題也很值得研究,諸如古梵文、吐火羅文、巴利文等等,對今天有什么實際意義呢?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《學問最大的等于瘋子》,用推理的方法舉例說明:有人以懂各種稀有語言為能事,比如世界上只有100個人能懂,夠稀有夠高級了;隨后有人說自己掌握的稀有語言世界上只有10個人能懂,就更高級了吧;那么現在有人出來地說,他掌握的語言世界上目前只有他一個人能懂,那算什么?還不是精神病院里的瘋子么?可見,稀有和奇缺,不是衡量問題的關鍵。

文化,我認為應該講究“有用的文化”;而我們學習的目的,就是增加一種能力,來判斷什么是“有用的”。

從初級開始,層次上升到“觀照般若”后,就可以俯瞰一些現象,了如指掌了。宛如在迷宮中行走時,你的身高不比墻高,你的眼睛又不能穿透墻,你就只有在迷宮中摸索。當我們已經是站在迷宮旁邊的山上時,俯瞰下面的迷宮,就會清楚地知道出口在哪里。此時,也就開始發現在下面摸索迷宮出口的人玩這種游戲是多么可笑。如果只站在中國畫這個范圍內徘徊,難免鼠目寸光,鉆牛角間,井底之蛙,發出種種頑固的聲音;當然,出于個人的一相情愿或者愛好興趣,也無可厚非。把中國畫當作永垂不朽的東西,或者說中國畫沒有前途,都是蛤蟆坑里的聲音。再進一個層次,到“實相般若”的境界,一般人到達不了的,一如真理的找尋,只能是相對的無限趣近的過程。宇宙自然的本真、存在,到底是什么,誰也說不清楚。

我們不能強求每個人都是通才、每個人都能“觀照”,因為個人能力有限、光陰有限、機緣有限。一個人能夠吃自己的飯,不給社會添亂,就已經不錯了。中國畫藝術,只是藝術表現形式的一種,其他還有音樂、舞蹈、烹飪、文學等等,豐富而龐雜。文化藝術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生活也只是自然界的一部分。世界上沒有藝術家又怎么樣呢?換言之,每個人也都是藝術家,不是嗎?其實本來就沒有所謂的藝術,有的只是藝術家這種職業。

職業不等于專業。很多人把藝術當作職業,但并不專業。專心才識專業,要全身心地投入,生命與之,在所不惜。職業則是吃飯的工具,可能并不喜歡去干。

我有時候也很困惑,總覺得站在“十字路口”,有很多方向可以走。知識儲備多、能力強的畫家,創造力強,總會覺得自己可以有更多的選擇,但是這很危險,不自覺中就被埋沒了;因為他的風格很難定型,很難被人記憶住。然而那些本事一般的畫家,卻掌握了一點技能、“一招靈”,只畫某一種畫,卻被人喜歡了,豐衣足食,這也是福報——當然,這種運氣不能轉移到藝術價值和地位上,他們不會站到藝術大師的高度上。

 

劉春華:中國畫創新很難,難在國學基礎薄弱,你以為呢?

 

崔自默:我覺得還不能簡單地歸結于國學問題。國學也只是傳統中的一部分,何況其中也有不值得繼承的東西。

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《毋溺于“舊學”》。我把“國學”和“舊學”有所區分。國學的精髓是什么?值得思考。如果研究國學對當代的民生沒有意義,那就是舊學,是浪費社會資源。“國學熱”不能是簡單的背誦古書,復制和保護那些沒有時代意義的舊資料。“舊學”,就是沒有現實用處的學問,就是過時的學問。“假經萬卷書,真傳一句話。”讓孩子們都背“四書五經”,有必要嗎?時代不需要的東西,就像我們生活中的垃圾一樣,應該暫時丟掉;至于可以利用,那是垃圾回收站的業務。不加辨析地傻學,就等于胡亂吃藥,會因藥生病。

文化保護,應該有所辨別;刻意地去保護那些失去生命力的東西,只能是浪費資源。假如國學中哪一個細節在將來哪一天有用處,它會重新煥發青春。應運而生,就是這個意思。一度死去和腐朽的東西,在適當的條件下,會“化生”出來,化為神奇,其中的原由,全是社會的需求。

說國學“博大精深”有什么實際價值呢?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《學會說三句話,等于博大精深》,就是看到了我們生活中真實需要的學問,是很簡單的。只要社會和諧、家庭幸福,就是進步,就是文明。假如滿肚子學問,卻滿肚子牢騷,互相嫉妒打擊,彼此拖累受罪,那么文化的意義何在呢?文明何在呢?還不如原始社會的粗糙來得痛快。

人與人之間的距離,總是相對恒定的。水漲船高,變本加厲,惡性循環,看起來大家都在學、都在進步,其實等于都沒學、都在倒退。把精力和資源用在有意義的地方,會促進社會和諧、升華文明狀態、提高生活質量。大家都去種一棵樹,總比都去伐樹變成紙漿再去印成書好。

 

劉春華:哈哈,我忽然覺得你的觀點有點把人往溝里帶,不是嗎?

 

崔自默:莊子說“以不平平,其平也不平”,就是指出平與不平的相對存在性。把本來不平的當成平的,那么本來平的就反而成了不平的了。是溝不是溝,應該以什么來區分呢?以什么作標準呢?

科技的物質的發達,不等于人類的精神的社會的文明。真正的“溝”,是人心的欲壑。欲壑難填,把地球全消耗掉,也難以彌補。科技進步,助紂為虐,為虎作倀。莊子提倡“抱甕而灌”,就是反對機心。現在物質文明進步了,精神文明需要大家關注整個社會的和諧,關注整個人類的環境和能源問題,也是人類共同關心的問題。

國學可以學,但要看學什么、看誰學、看什么時候學、看怎樣學、看怎樣用。知識和常識,有所區別。未知之前,算是知識;已知之后,叫做常識。在小學、中學、大學等不同階段,我們拼命學的很多所謂的知識,最后都要轉化為常識。一個人必須有常識,必須常識豐富,才叫有文化。沒有作為的人,可以學些小東西消磨時光;有抱負的人,應該不斷博學、審問、慎思、明辨、篤行。人的生命短暫,鮮活的蔬菜還吃不完呢,看那些腐爛變質的東西干嗎?

既然要學“有用的文化”,那么什么又是“有用的”呢?人類發展這么多年,竟然不能回答什么是“有用的”,豈不悲哀?

2009年10月我在《十月》雜志發表了一篇二萬多字的長文,《批評學筆記》。我說到“文明的標志是路標”、“文化就是一張地圖”。走了就知道了,沒走就不知道,無所謂愚蠢不愚蠢。你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,只證明你走過了,并不能說明你比別人聰明。炫耀知識,有什么好玩的呢?信息爆炸,文化垃圾充斥,我說是“亂碼時代”。個人都總覺得自己出類拔萃,很有思想,不平則鳴,其實都是在排泄垃圾。人的思想是變化的,從幼稚到成熟,于是只能越說越多。《著作等身疑》,我寫過這么一篇文字說,指出學者學術文章的繁榮等于糟踐森林。前些日子社科院開了一個“老子道學文化國際研討會”,我寫了一篇論文叫《老子“為道日損”思想對藝術研究科學化的指導意義》,就是再行申述“藝術研究科學化”的意義。“拉動內需”不能理解為鼓勵浪費;文化藝術的繁榮,也不能淪為制造矛盾、觀點對立。我曾經寫過適當控制信息流量和控制文字出版量,認為遲早應該立法,就是預言經濟與文化的交叉問題。人為了吃飯而生產,是物質的、不得已的,在精神領域,不能為了生產而生產。

 

劉春華:你的理想境界是什么樣子的呢?

 

崔自默:社會理想、人生理想,與藝術理想、文化理想,都是相關聯的、不能割裂的。藝術家、教育家之外,應該是思想家,雖然這種思想更多地流于理想,成不了現實。

敬畏心、感恩心、慈悲心、平常心,是我總結的人生《四種心態》。我還總結出《為學四境界》:為稻糧謀;為名利謀;為修身謀;為濟世謀。以及我總結的中國文化的“誠、虛、凈”三字,還有“慢步主義”(Sysism),就是希望生活在一個理想國。

現實就是現實,很多東西說不清楚,才有繼續存在和繼續說道的必要。比如什么是藝術,就很難說清楚;說不清楚,才可以養活一批糊涂蛋。都清楚得成了體育競賽,也就不好玩了。體育競賽,大家可以參與,但最后冠軍只能有一個。

由于藝術沒有標準,所以不同藝術家可以有不同的玩法。藝術行為整個過程需要細致化,個人與集體、評論與市場、理想與現實、眼前與將來……就會清晰很多。把不同范疇的東西混為一談,問題就會復雜化,糊涂賬,甚至驢唇馬嘴,沒有意義。

 

劉春華:有人說,一個藝術家要在有生之年獲得實惠,他的藝術作品不要超前5年。凡高超前了50年,所以一生清貧,死后那么多年才被認可。

 

崔自默:這個問題還是現實與理想的區分對待與混合復雜的問題。你說藝術不要超前5年以上,是現實的、市場的。我主張藝術要跨越五千年,是純藝術的、理想的。

藝術可以娛樂自己,也可以娛樂別人;同時娛樂,兩全其美,那當然更好。一般藝術工作者,為了市場和飯碗而勞動;真正的藝術家,應該為自己和真正的知音而創作。當然,細致分析,這中間還存在問題。事實上,完全為自己和完全為別人的藝術,是不存在的。

我的作品也有好賣的和不好賣的,好賣的是為了掙錢,不好賣的是我的內心思想的表達。我的理想是做真正的藝術家,擺脫職業性,根本不去考慮哪些作品好賣錢,哪些不好賣錢。我寫過一篇《價格決定價值論》,指出市場存在的合理性與現實性。把垃圾賣到鉆石的價格,垃圾就是鉆石;反之,鉆石就是垃圾。

當看到別人幸福收獲的時候,一定要考慮人家辛勤耕耘的時候。世界上根本沒有“懷才不遇”這回事。真正的千里馬,一定會跑到最前面,怎么還需要伯樂的發現呢!我們不需要伯樂。伯樂的主觀判斷,也會失去真正的千里馬。適應,就是為了征服。存在即合理。我常說一句話:“成功的不見得是最好的,但一定不是最差的。”

我寫過一副對聯:“有古法未必尊之;無古法從我開始。”時間在前進,變化是必然的。沒有絕對的舊,也沒有絕對的新。繪畫藝術亦如是,社會選擇它需要的東西,保留下去。社會政治、文化、經濟等等是一個全息化的東西,我們不能僅盯著藝術風格、繪畫技巧、傳統還是創新,這些都是細微末節的東西。藝術家的成功,往往要靠他的“非藝術家”的身份。社會是大的,比藝術圈子大得多。

 

劉春華:你能談談畫家師承關系的問題嗎?

 

崔自默:“我愛我師,我更愛真理。”這句老話,很辨證,很實事求是。至于是否完全值得學習,或許出于不同的想法和目的會產生一些差異。

我想說:“我愛我師,我更愛藝術”;“我愛我師,我更愛我徒。”學生找一個好老師難;老師找一個好學生更難。

“大樹底下好乘涼”,但大樹底下只能長草。小樹要不斷長高,大樹的陰涼會有所阻礙。既然是大樹,就只能遠離大樹。行星圍繞恒星轉,但恒星不能圍繞恒星轉。如果老師是窩囊廢,那他非常希望學生出色,他會引以為榮耀。如果老師已經很厲害,他希望學生超過自己嗎?“同行是冤家”,是一個社會心理。在很窄的小路上,人們看到有兩輛車子相撞了,到底誰對誰錯,很難說;如果其中有一方一向值得懷疑,就似乎好判斷了。可惜,真正知情的內行少,附庸風雅起哄架樣子的人多。

真正的歷史,有時是寫不明白的。真實的歷史,總會被一時的故事所迷惑。歷史研究家,需要心明、透徹,才能悟出究竟,無需更多地去辯論、轉述。人在不同場合下表現是不一樣的,現在大庭廣眾下冠冕堂皇那是理所當然的,但不排除他裸體不堪的時候。

歷史是個時間概念,很多人沒有興趣去關注其中的細節,所以只能進行誤解。藝術家的名氣,有時也是被誤解出來的。我有一幅粘貼作品,叫《影子2》:畫面的上方是一支燈泡,中間是一個方形的紅塊,下面是投下的橢圓形影子——這種現象,你說可能嗎?憑簡單的直覺,會說不可能,會認為是“歪曲”;但是,誰告訴你沒有其他光源和物體呢?很多光源和物體的巧合,也許會形成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影子!

真正的前行者,只管往前走就是了。“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去追吧”——“追”比“說”要好得多,里面包含著更多的認同,而不是非議。

(崔自默/文)



總共1頁  1  
 上一篇: 求是雜志社主辦《紅旗》文摘專題報道崔自默博士
 下一篇: 與一個老學究的對話——關于學術成績及其他
  相關文章
·求是雜志社主辦《紅旗》文摘專題報道崔自默博士
·崔自默在波士頓與文懷沙翁一起訪問哈佛大學及各博物館。
·【默語】真正的思想,永遠不會謝幕 ——《水墨味》雜志崔自默訪談錄
·《崔自默“畫外話”》(1)“畫馬說”
·崔自默vs姚傳玉--真正的思想,永遠不會謝幕
·“藝術跨界”對話——崔自默vs舒楠
·世界與視界——關于“默紙”的問答(6)
·一個藝術寓言——關于“默紙”的訪談
·“默紙”與默觀——關于“默紙”問答(5)
·“默紙”與解脫
·撕畫的困惑
·關于“默紙”的問答
·關于“默紙”“默畫”的對話
·再談中國畫創新問題——兼及當代畫壇現象
·與一個老學究的對話——關于學術成績及其他
  圖片推薦
紀念孤獨的文懷沙
崔自默作品點亮“
崔自默再次握手好
華人畫家崔自默作
崔自默礪志新書《
崔自默博士受聘為
 
  熱點專題
·莊子顯靈記
·“榮寶拍賣”近年范曾書畫賞析
·范曾研究舉隅(5)
·范曾研究舉隅(1)
·范曾研究舉隅(2)
·范曾研究舉隅(11)
·[組圖]洗澡的藝術(3)--西方的沐浴
·關于范曾先生書畫的鑒定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三章 ——疏而不失
·與范曾先生“合作”書畫
·范曾先生《奇文共欣賞——陳省身與楊振寧》..
·禪與八大
·科學和藝術,兩片水域
·《為道日損》第四章 ——道非常道 ..
·<章草>(上)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五章——一以貫之
·隨感筆錄(3)
·我筆記本里的范曾先生筆跡選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二章 ——道心惟微
·崔自默近作
欄目導航
專著
《為道日損》人民..
《蓮界》江西美術..
《得過且過》四川..
《藝文十說》紫禁..
《心鑒》河北教育..
《中國藝術大師-..
《我非我集》陜西..
《章草藝術》人民..
從前
創與造毀滅
書法史
洗澡的藝術
文藝三論之唯形說
范曾研究
同音字短文50篇
文藝三論之批評學
文藝三論之讀者論
書信
寓言
對話
崔自默美學筆記
雜文
推薦文章
·崔自默畫話《二十四節氣》
·崔自默先生作品在北京瀚海2019春拍再創..
·《得意忘象·崔自默題畫像磚瓦拓片集》出版..
·《國際藝術大師·崔自默抽象作品選》出版
·《崔自默新彩作品集》出版發行
·北京市慈善協會舉辦“新時代慈善創新”主題..
·北京瀚海2018秋季拍賣會•..
·崔自默先生作品亮相“2018奧林匹克博覽..
·胸襟磊落 骨氣洞達——再讀西丁藝術
·畫意的《邪不壓正》
·正因模糊,轉成生動——序《得意忘象:崔自..
·崔自默繪制“五禽戲”體育彩票正式發行銷售
·張晴:其實并不難懂的崔自默
·崔自默作品在“北京2018瀚海春拍”再創..
·紀念孤獨的文懷沙先生
視覺焦點
范曾研究舉隅(5
范曾研究舉隅(1
范曾研究舉隅(2
范曾研究舉隅(1
[組圖]洗澡的藝
關于范曾先生書畫
 

崔自默文化網     版權所有 ICP備110186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15000931
助理韓健: 13521766440      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技術支持:北京網站制作
 
11选5组选和值